:::

字級:

您的瀏覽器不支援JavaScript功能,若網頁功能無法正常使用時,請開啟瀏覽器JavaScript狀態』之文字說明

:::保護司司長張秀鴛:兒童熟人性侵不是家醜,做錯事的是加害者

mailmail mail facebook twitter plurk line google+

消息類別:婦幼安全宣導
發佈日期:2021/9/15

資料來源:親子天下https://www.parenting.com.tw/article/5090290

衛福部保護司司長張秀鴛接受《親子天下》專訪時表示,防治兒少熟人性侵是成年人的責任,成年人常忽略兒童被性侵時所處的困境,她認為,重視受害者的復原、破解性侵迷思,並以打造對性侵受害者友善的社會氛圍,能有效降低性侵發生率。

今年5月,衛生福利部保護服務司舉辦了「性好有你—兒少性不當對待論壇」,邀請專家學者討論近年兒少性侵的趨勢和解方,我也在論壇中發表觀察2020年兒少性侵受害者數據的發現:「兒少性侵受害者中有1/4是男孩。」提醒老師、家長等成年人,不是只有女孩會受到性侵,男孩也一樣需要被關注。

從論壇討論的內容,就可以看到保護司在做的事情,保護司掌理家庭暴力、性侵害、性騷擾防治、兒少保護及老人和身障者,這些族群相關的政策規劃、保護服務方案,以及研究及推廣,民眾最熟悉的、最常使用的婦幼保護113專線,就是保護司負責受理、規劃受害者保護計畫。

兒少熟人性侵的比例一直很高,但是以前都被當「家醜」處理,尤其是家內性侵,受害者很難有機會發聲,這也是113專線、學校性平事件通報的重要性,要讓孩子或身邊的重要他人,有很多管道可以求助。

熟人性侵防治真的很不容易,它的前提就違反人性,要大家去懷疑孩子信任的對象,這需要家長、老師和第一線工作人員很多的觀察、溝通和警覺,我就曾因工作而有「替代性創傷」,對家人疑神疑鬼。我還在內政部兒童局時工作常出差過夜,學齡前的孩子由先生或家人協助照顧,看過太多熟人性侵的案子,我甚至跟小孩說:「媽媽不在的時候,你不洗澡沒關係。」我連丈夫要幫小孩洗澡,都不放心。

後來發現已經影響到跟家人的關係,主動跟丈夫坦承我的憂慮,把事情講開,可以怎麼一起去做,讓彼此放心。也把新聞上一些熟人性侵的案例,在家族聚會的時候拿出來聊,觀察大家對這些事情的反應,講出來後,我的擔心就不是祕密,大家會有認知,當然,講的方式和技巧很重要,不要讓家人覺得被指責,但我認為表達身為父母的擔心很重要,也讓家人對熟人性侵有概念。

重視兒少熟人性侵的困境

性侵跟其他類型的犯罪行為比起來,一直有隱晦、羞恥的陰影在,對被害人來說,是一個隱形的枷鎖,尤其受害者是兒童,更是絕對弱勢,成年人必須重視孩子的困境。

我的工作會知道很多性侵案件的內容,兒少熟人性侵讓我特別難受。像有個女孩長年被父親性侵,她卻從來不說,直到長大成人才說出來,因為她發現妹妹也被性侵。由於父親是家裡的經濟支柱,且女孩要求父親不可以對妹妹下手,她犧牲自己去換這個家的安穩,忍了這麼多年,最後發現沒有保護到妹妹,才爆出來。

在這個結構下,女孩根本無法求救,所以防治熟人性侵的責任在成人身上,而不是責問小孩為什麼不逃?為什麼還繼續跟加害者保持關係?這些探問都忽略了兒童受困的情境。

打造對性侵受害者友善的社會氛圍

近年有些團體倡議全國性的性侵受害者調查,就保護司而言,我們認為擴大協助性侵受害者的復原,以及打造對受害者友善的社會氛圍,是比較重要的任務。

在幫助兒少性侵受害者方面,近幾年保護司協助民間團體設立「性侵害被害者創傷復原中心」,目前全台共有3處,提供給兒童時期曾有性侵害創傷、目前已成年的倖存者,有固定次數的免費一對一諮詢,協助倖存者開啟復原之路,除了受害者本身,受害者的家人、重要關係人,也可以在復原中心求助。

我不諱言的說,性侵在整個政府的體系裡面是「小眾」,而且有各種迷思。我曾經在跨部門會議中提到性侵害防治,席間有高層長官說:「這種事怎麼說得出口?」意指性侵受害者怎麼說得出讓自己丟臉的事情。

要讓大眾知道,被性侵不丟臉、丟臉的是加害者;大家覺得受害者不該說,加害者就永遠得逞。

因此我認為,去破解社會大眾對性侵受害者的迷思,打造一個對受害者友善的社會氛圍,大家都站在受害者身後給予支持,把對性的羞恥、隱晦都拿掉,能有效減少任何年齡層性侵事件的發生,這也是保護司努力的目標。(李佩璇採訪整理)

完整內容:https://www.parenting.com.tw/article/5090290

瀏覽人數: 49

回列表
*